质疑投票机制与干预选举:博索纳罗和被触怒的巴西社会

据多家媒体报道,巴西总统博索纳罗(Jair Bolsonaro)于7月18日邀请美国、欧盟、法国、西班牙和葡萄牙的外交使团听取他对巴西选举制度的指控,并表示现存的选举存在舞弊行为。目前博索纳罗在民调中以两位数的差距落后左翼前总统路易斯·伊纳西奥·卢拉·达席尔瓦。现在距离十月的竞选仅仅剩下三个月时间,这无疑增添了他的焦虑。这一切因素导致他在18日的简报会上,对四十名外交官公开表示,“巴西的选举系统完全是脆弱的”。

当地时间2022年6月27日,在巴西的巴西利亚,总统雅伊尔·博索纳罗在公布新身份证和护照的揭幕式上讲话。

在做出了这一严重的指控后,博索纳罗并没有给出相应的证据。但他表示在2018年自己赢得选举期间,一名黑客侵入了电子投票系统。然而警方认定该事件并未对选举结果造成任何影响。负责监督选举的巴西最高选举法院(TSE)和参议院驳斥了这种毫无根据的说法,法院更是发布了一份针对博尔索纳罗言论的反驳清单。法院院长埃德森·法钦(Edson Fachin)指责博索纳罗的言论是“不可接受的选举否认主义”,并呼吁人们虚假消息,并对专制民粹主义说不。

尽管如此,博索纳罗依旧在会议上提出了令人惊讶的提议。据路透社报道,博索纳罗表示应该召集巴西军方来帮助确保10月2日选举的透明度,并敦促选举当局接受由武装部队进行的平行计票,但有关方面已经排除了这种可能性。

多位外交官表示,博索纳罗召集外交人士讨论国内问题的行为是不寻常且前所未有的。作为回应,反对派领导人呼吁对博索纳罗涉嫌的选举犯罪进行调查,后者公开抨击了使他成功当选为总统的制度。[1]前总统卢拉在推特上针对博索纳罗的指控做出了回应,表示“很遗憾巴西没有一位关注就业、发展和饥饿等问题的领导人”;相反博索纳罗在讲述着“关于巴西民主的谎言”。

作为一名极右翼政治家,博索纳罗从不避讳在公开场合表达他对于美国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的崇拜。博索纳罗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公开质疑巴西投票系统的行为,也让许多人担心他可能会像特朗普在2020年那样拒绝认输。[2]

据《》报道,博索纳罗曾多次表示巴西的选举当局应该听取军方关于投票系统的改进建议。[3]毫无疑问,博索纳罗对于军队的大力扶持使军队成为了其有力的支持者。彭博社作者Clara Ferreira Marques表示,自40年前巴西军事独裁结束以来,巴西的将军们从未拥有如此大的政治影响力:现役和预备役军官在亚马逊地带和城市热点地区担任警察;在国有控股公司担任高管;在联邦政府的职位上占据重要位置;甚至帮助开办了越来越多的学校;与此同时,他们的津贴和福利也迎来了成倍增加。作为前陆军上尉,博索纳罗在竞选形势并不乐观的当下要求军队为他提供支持,甚至介入选举的行为并不令人意外。

巴西海军司令阿尔米尔·加尼埃·桑托斯(Almir Garnier Santos)对博索纳罗的呼吁表示支持,他宣称:“共和国的总统是我的老板,他是我的指挥官,他有权说任何他想说的话”,并暗示军队应该有权对选票进行审计和清点。军队显然渴望在选举过程中掌握更大的权力。巴西国防部长保罗·塞尔吉奥·诺盖拉(Paulo Sérgio Nogueira)在今年6月向选举官员发出了一份信笺,批评他们没有认真对待军队关于选举安全的观点。诺盖拉指出:“武装部队感觉没有得到应有的认可。”令人担忧的是,博索纳罗给出的建议更为直接,也更为暴力。博索纳罗在今年6月的一次演讲中声称:“巴西出现了一个新的盗贼阶层,他们想偷走我们的自由。如果有必要,我们将会开战。”[4]在巴西政界,许多政界人士担心一旦博索纳罗对选举结果提出异议,34万武装部队成员将会采取相应的行动。

另一方面,巴西的军方官员和许多政界人士则对军方会支持政变的说法提出质疑。任职49年的巴西陆军将军梅纳德·圣罗莎(Maynard Santa Rosa)表示,一旦博索纳罗在竞选中失利,他将不会得到任何来自军队的支持。与军方现任领导人关系密切的退役陆军将军塞尔吉奥·埃切戈延(Sérgio Etchegoyen)认为对政变的担忧是危言耸听:“我们可能认为总统质疑选票是件坏事。但如果每隔五分钟我们就认为巴西的民主处于危险之中,那就更糟糕了。”

然而,政界人士的担心并非空穴来风。博索纳罗在去年解雇了国防部长和三名最高军事指挥官,并在这些位置上安插了亲信。新任的国防部长在上任后大力支持博索纳罗提出的“用纸质选票替代电子投票”的提议,尽管巴西最高法院最终以隐私问题为由拒绝使用印刷选票,但这足以看出军队中存在博索纳罗的坚定支持者。

如果说上述的种种行为仍然是军队与政府、法院之间的周旋和角力,那么在7月11日发生的伤害事件则为选举带来了更大的不确定性。巴西前总统卢拉领导的政党的一名成员,被一名支持现任总统博索纳罗的警察枪杀,多位政界人士担心巴西可能会在10月总统大选前爆发政治暴力事件。巴西国家人权委员会主席达西·弗里戈(Darci Frigo)坦言:“这个极右团体中的很多人,包括总统,都……不想承认机构和既定的游戏规则。博索纳罗已经做出了消灭的决定,他允许他的支持者使用暴力来做到这一点,肆意宣扬着分裂和仇恨。”[5]

对于蠢蠢欲动的军队,巴西最高法院于今年6月表示,法院正在加紧研究与军事指挥官的会议,以缓解紧张局势并重申对民主进程的信任。此外,最高法院还成立了一个选举透明度委员会,其中包括了军方在内的几个公共机构的代表。然而军方长期以来对于选举进程的批评,近期的暴力事件,以及博索纳罗和军队的密切关系令大量民众和政界人士对十月的选举感到不安。

眼下动荡不安的巴西政界、操纵阴谋论的总统和狂热的支持者让许多人想起了2020年大选前的美国前总统特朗普的所作所为。事实上,这种联想并非毫无根据。据《新共和》报道,特朗普的前竞选经理史蒂夫·班农(Steve Bannon)在2018年的竞选中明确支持了博索纳罗,并在此后与博索纳罗阵营建立了联系。长期以来,巴西的极右翼一直试图学习特朗普与班农的政治行动策略,博索纳罗的儿子爱德华多和支持者对班农的支持感到激动,而班农也乐于在巴西开展另一场类似“让美国再次强大”(MAGA)式的政治运动。作为行动的关键人物,班农曾公开暗示,特朗普的选举成果被盗这一“理论”有着非常强大的基础,但相关人士未能提供有力证据;班农同时表示2022年的巴西大选将会面临“舞弊”的风险,博索纳罗的连任极有可能遭遇阻碍。[6]

尽管巴西拥有世界级的电子投票系统和强制投票制度,并且在过去25年来没有发生过一起有据可循的投票欺诈案,然而班农依旧坚称:如果博索纳罗连任失败,那一定是他的胜利果实遭到了窃取。博索纳罗通过反复宣传,让这一缺乏根据的说法拥有了影响力。一份今年5月底对2556名巴西民众的调查显示,24%的受访者不信任巴西的投票系统,相较于3月份的17%的不信任程度有所上升;55%的受访者表示,他们认为选举容易出现欺诈行为,其中博索纳罗支持者占到了81%。一旦选民接受了关于选举舞弊的阴谋论,那么他们很可能对国家的选举乃至民主制度失去信心。

除此之外,博索纳罗还抨击了巴西最高法院法官,暗示那些在国家选举机构担任官员的法官将支持前总统卢拉。博索纳罗表示,“那些欠了达席尔瓦和工人党人情的法官们不想要一个透明的选举系统。他们一直坚持,在选举结果公布后,国家元首需要承认结果。”作为回应,巴西联邦最高法院官埃德森·法钦发出了警告:“选举机构不会接受来自联邦政府或武装部队的干预。希望选举司法机构能够履行其使命,我们也将履行使命。巴西的司法机构不会向任何人屈服。”

博索纳罗一系列的行为最终引发了巴西民众的愤怒,司法机构、国会、媒体和民间社会成为了制衡总统过度行为的力量。许多反对者表示,必须粉碎阴谋论带来的恶劣影响,让民众相信投票能够带来改变。参议院总统级议员罗德里戈·帕切科(Rodrigo Pacheco)表示,巴西国会“议员是通过当前和现代的选举制度选出的,我们有义务告诉民众,电子投票将给国家带来一个值得信任的结果。电子机器的安全性和选举过程的公正性不容置疑。这种质疑缺乏正当理由,并且在各个方面都对巴西不利。”[7]

但无法否认的是,与阴谋论的斗争必然是艰难且漫长的。伦敦智库查塔姆研究所(Chatham House)的拉丁美洲高级研究员克里斯托弗·萨巴蒂尼(Christopher Sabatini)强调:“对于选举舞弊指控的优势在于,你甚至不需要证明舞弊真的存在,你只需要证明欺诈的可能性,然后社交媒体就会进一步放大这种可能。即使人们极少对此进行事实核查,但仍然有大量的民众愿意相信这种观点。”一旦阴谋论的火苗开始燃烧,就很有可能带来巨大的分裂与冲突。考虑到博索纳罗的公开言论和近期发生的暴力事件,我们有理由相信,随着大选的临近,巴西社会的民主制度将遭受更为猛烈的攻击。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