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拉德做鞋垫生意第一年就要卖100万美元货

球场失意,商场得意,达米恩·利拉德(Damian Lillard)创办的鞋垫公司今年要挣100万美元。

2021年12月,利拉德与商业伙伴内特·琼斯(Nate Jones)合作创办了Move,这是一家专门为运动人群设计鞋垫的公司。琼斯在与CNBC的采访中透露,公司创办首月,通过DTC模式就收获了12万美元的营业额,2022年的目标是赚到100万美元。

两人此次创业并非心血来潮,而是规划良久。2019年,琼斯首次向利拉德提出创办Move的想法,两人一拍即合。琼斯和利拉德都打篮球,而且都曾饱受足底筋膜炎的困扰,他们希望通过一副好鞋垫,帮助运动人群预防、缓解足底筋膜炎等足部伤病。

Move目前有Game Day和Game Day Pro两款鞋垫,售价分别为39.99美元和59.99美元。两款产品都配备了加强缓震的双泡棉系统、提供支撑的X型抗扭片以及一个拥有自主专利的鞋垫形状设计。从Move官网的介绍可以看到,这个鞋垫形状能适配85%的消费者。

此外,为了确保鞋垫产品的有效性,Move还与知名足部伤病门诊Footcare Express达成了合作。Footcare Express有超过15万份足部扫描资料,还为不少NBA球员定制过专用鞋垫,能为Move在产品开发上提供大量参考数据。

与足底筋膜炎患者感同身受只是琼斯、利拉德创办Move的一个契机,更重要的是,为运动人群开发鞋垫这门生意有利可图,而且是一片“蓝海”。

琼斯此前在Goodwin体育管理公司担任体育经纪人,专门帮助NBA球星在场外开拓商业投资机会和对接品牌合作,已有14年的从业经验,利拉德也是他代理的球员之一。

在与球员相处的过程中,琼斯发现大多数球员拿到新球鞋之后都不会直接上脚,要么是对鞋垫进行改造,要么是直接换成定制的矫正鞋垫。

矫正鞋垫造价不菲,需要经历仪器测量、医生问诊、按需定制等一系列流程,而且鞋垫属于消耗品,用久了还得换,成本可能是球鞋价格的十几倍。因此,球员们把球鞋送给场边观众时,往往都会把鞋垫抽走,只送球鞋。

“我们和球鞋行业从业者聊过,他们在设计球鞋时都会配上一副高端鞋垫,但品牌在市售时往往会换成一副只值10-50美分的廉价鞋垫,为的是降低成本。而与Foot Locker等体育用品零售商交流时,我们也发现他们并不打算做鞋垫生意。显然,这是一个待开发的市场。”琼斯在接受Nicekicks采访时说道。

其实运动品牌对于鞋垫这件事也不是完全不上心,科比7代、AJ 2011和AJ 2012都曾以可替换鞋垫作为球鞋的主要卖点:

·科比7代提供两个鞋垫,速度模块是Phylon泡棉中底加前掌、后掌Zoom气垫的配置,力量模块则是全掌Cushlon泡棉中底的配置;

·AJ2011提供两个鞋垫,蓝色鞋垫采用前掌、后掌Zoom气垫,适用于速度型球员,红色鞋垫采用3/4掌Air Sole气垫,适用于爆发力强的球员;

·AJ2012提供三个鞋垫,绿色鞋垫搭载了后掌Zoom气垫,蓝色鞋垫搭载了前掌Zoom气垫和后掌Air Sole气垫,橙色鞋垫搭载了全掌Air Sole气垫。

从配置来看,科比7代、AJ 2011和AJ 2012都是将鞋垫、中底统一成模块,通过可替换的方式,让消费者“定制”自己的球鞋。但不知道是因为成本太高,还是因为玩法复杂“劝退”消费者,这种可替换鞋垫的模式并没有一直延续下来。

因此,指望运动品牌投入大量精力和财力去做鞋垫生意,不太现实。至于现有的鞋垫品牌,在为运动人群开发鞋垫这一细分领域中也没有做得很大。在琼斯看来,像Dr. Scholl’s这样的老牌鞋垫品牌,已经掌握了一定的市场份额,不大可能冒险投入去开拓一个全新的品类,而这就是Move突围的好机会。

据Fortune Business Insights估算,全球鞋垫市场预计将在2027年达到45亿美元规模,Move希望通过相对“偏门”的生意分一杯羹。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利拉德这位球星老板之外,克里斯·保罗(Chris Paul)、贾马尔·克劳福德(Jamal Crawford)和马蒂斯·赛布尔(Matisse Thybulle)等NBA球员全都是Move的投资人。

NBA球星云集,对于Move来说就是现成的宣传资源。保罗的儿子“CP 4”算得上是NBA的童星,从小就跟着父亲出席各种重要场合,获得了不少关注度。在投资Move之后,“CP 4”也顺理成章地用上了他们的产品,这就是一个极佳的宣发案例。

接下来,Move希望在今年拿到一轮200万美元的融资,所得资金将用于业务拓展。“我们目前还是专注于篮球领域,后面才会向其他运动拓展,比如排球。”琼斯向CNBC表示。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