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读《野望》看似美丽的田园生活体验一下就可以了

说起田园诗词,最典型的代表便是陶渊明了,但是除了陶渊明之外,其实历史上还有许多人都写过田园诗,例如诗佛王维,例如孟浩然,例如范成大。此外,还有许多不那么出名的诗人也为我们留下了不少优秀的田园诗词,例如王绩的这篇《野望》,读完之后,呈现给我们读者的感觉,或许和我们熟知的田园诗有很大的不同。

东皋薄暮望,徙倚欲何依。树树皆秋色,山山唯落晖。牧人驱犊返,猎马带禽归。相顾无相识,长歌怀采薇。

黄昏时分,我伫立在东皋处眺望远方,踟躇徘徊,不知道依靠在哪里。放眼望去,每一棵树都染上了秋天的色彩,每一座山上都洒满了落日的余晖。牧童驱赶着牛群返回,猎人骑着马,带着自己收获的猎物回来。我和他们迎面相对,却又互相不认识,想打招呼却不知如何开口,只能独自高歌,怀念先代隐居山林的贤人。

诗人王绩,在唐初时代,以秘书省正字待诏门下省,不久辞官还乡。贞观年代,又担任太乐丞,可是没有多久后就又辞官隐居,这首《野望》,应该便是他在东皋隐居时所写,而且多半还是他刚搬过去没有多久的时候,毕竟写诗的时候,大多人都还不认识他。

这首田园诗,和陶渊明,王维等人的田园诗有个很大的不同,尤其是和陶渊明的基调完全不一样,陶渊明是亲自去体验作为一个农夫的生活过,他的田园诗,大多是怡然自若,是乐在其中的感觉,对田园生活充满了好感。但在王绩的这首诗中,田园生活,似乎并没有给王绩这样的感觉。

诗的开篇,便有几分惆怅。农家的秋,是丰收的季节,应该是欢乐喜庆的基调。但是在这里,王绩给我们的画面却是孤零零一个人站在画面中,还徘徊踟蹰,不知道依靠在哪里。而且开篇的这两句,其实都是化用先人的诗句,借用《归去来兮》中“登东皋以舒啸”表示自己开始尝试田园生活了,但随即,又借用《短歌行》中“绕树三匝,何枝可依”的句子,表示自己的迷茫,为何迷茫,因为这种田园生活,到底是不是他想要的,他自己都不能确定。

诗的第二联和第三联,由远及近,描绘了他所看到的田园秋日的景象,远处,草木枯黄,夕阳余晖,眼中尽是秋日的萧索。而眼前,是放牧归来的牧童,和满载而归的猎人,看似收获满满,但和孤寂无聊的诗人对比起来,就越发的显得诗人的落寞。

而且在诗的结尾,王绩自己也说得很清楚,“相顾无相识”,即便是面对面,这些人也不认识自己,和自己没有什么话说,本来就觉得孤独的诗人,是越发得显得无奈,最后只能自己寻找精神上的慰藉,去和历史上归隐山林的先贤们做交流,以他们为自己的榜样。

我读这篇《野望》,最大的感觉便是,田园乡村生活,或许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美好。在城市丛林中住得太久了之后,我们大多数人都会对自然有一种向往,仿佛自己只要置身于自然环境之中,就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宁静以及内心的祥和,而田园乡村生活,便成为了我们许多人向往的生活。

但果真如此吗?我以为不然,偶尔去体验一番,或许会觉得很新鲜,很有意思,但若是让我们放下城市的生活,放弃科技飞速发展带来的各项便捷,返璞归真回归自然,只怕没有人会愿意。

读《野望》的时候我便在想,作者王绩是不是就是在繁华的长安待的太久,对繁华长安感到了倦怠,于是脑袋一热,便选择了田园生活,但在田园隐居之后,才发现这样的生活真的很无趣,自己甚至得去历史上的隐居者才能找到思想上的安慰。

是的,田园生活很美好,但对于若是已经习惯了城市生活的人而言,偶然体验一下,就可以了,没有必要真的去返璞归真。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