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士王绩很经典的一首诗短短4句朴素自然读来心旷神怡

李世民作为皇帝,写边塞诗苍茫沉郁,完全没受宫体诗浮艳影响,反而很有建安风骨,曹操余味;

陈子昂,在宫体诗仍然盛行的初唐就提出了“复古”的想法,力图复现建安风骨;

另外还有杜审言,杜审言是盛唐诗人杜甫的祖父,写诗也很厉害,为人狂的很。临死前夸口“甚为造化小儿相苦,尚何言?然吾在,久压公等,今且死,固大慰,但恨不见替人。”

不过,这篇文章的主题并不是他们,而是另一位很有个性的初唐诗人,确切点说,是由南北朝入唐的诗人——王绩。

《唐才子传》这本书中,除各位皇帝之外,第一位立传的诗人就是王绩,也就是将他定性为唐朝第一位值得记录的诗人了。

这人素有名望,但入唐之后选择了归隐山林;他还和初唐四杰之一王勃有关系,算起来,王勃是他的侄孙子。

下面,我们来看他流传下来51篇诗文中最著名的一首,这首《野望》还入选了《唐诗三百首》,成为近代人学习唐诗的楷模之一。

其实要我说,这首诗里并没有特别明显的“唐诗感”,毕竟王绩自己也不是纯纯的唐朝人。之前也是在别人的论文中见到,认为王绩就是历次朝代更迭时都会出现的“隐士形象”,他代表的是朝代易鼎时归隐山林的一群人,而不是典型的唐朝风格。

这样的观点也有一定道理,诗歌所表达内容就是隐居生活的闲适与孤独。不过,这首诗能够选入《唐诗三百首》为后人所知,自然也有它值得称道的地方,下面我们就来正式看这首诗。

“东皋薄暮望,徙倚欲何依。”这句点明了最基本的时间、地点、心境如何,以及“野望”的立足点:时间是薄暮,地点是东皋,心境是孤独、无依无靠。

诗人在一个傍晚,暮色微凉时站在东皋的山野上,徘徊不定,不知道自己的归宿在哪里,该去依靠谁。“徙倚”即徘徊意。

“树树皆秋色,山山唯落晖。”这一句重在整体氛围的塑造,是静态的。夕阳带着深红的霞光,照耀在东皋的每一处山野,每一株树木。于是,每一棵树上都沾染了秋色;每一处山川田野都带着落晖的余光。像一幅用了重彩的山水画,也像古画历经千百年后,在今天展现出的古意。

“牧人驱犊返,猎马带禽归。”这一句塑造了山水画中的人物活动,为整个画面增添了生气,也让静态的山水动了起来。牧人带着犊子,迎着夕阳走在山路上,慢慢回到村中;猎人也回来了,骑着马,带着猎物,在村路上驰骋,接受村民的夸赞与祝福。这一联的场景是很温暖的,也就与一开始诗人徘徊不定的行止形成了对比。

四处望望,没有什么相识的朋友,我还是继续隐居山林,在谁都不认识我的地方长歌《采薇》,效法先贤活着吧。

整首诗读下来,感觉有些像王维“农夫荷锄至,相见语依依”那首诗,同样是隐士,同样是羡慕村人闲适温暖的生活。

这首诗的风格也与王维相似,平淡、朴素。正如袁行霈先生所言,读惯了唐诗的人,也许并不觉得这首诗有什么出众的地方,不过就是众多唐诗中很平凡的一首。

但是,如果我们结合诗歌史的顺序,沿着南朝宋齐梁陈一路读下来,我们便会为这首诗中的朴素感动了。宋齐梁陈是充斥着宫体诗的朝代,像是“浑身裹着绸缎的珠光宝气的贵妇”,而王绩这首《野望》,像是“一位荆钗布裙的村姑”,他的朴素在初唐那个时期,有着特殊的魅力。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