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首唐诗写归隐生活非陶渊明笔下那样好却是百无聊赖也难熬

古语曰“小隐隐于野,中隐隐于世,大隐隐于朝。”这是说的那些有学问的隐士,古代那些人生失意或者仕途不顺者多选择逃避现实而隐于野。他们吟诗作画,千古名篇,就在日常的喜乐悲愁中诞生,下面这首诗就写出了诗人隐居的孤独彷徨之情。

这首诗是唐代诗人王绩作于辞官隐居东皋之时。 作者归隐后多游历于北山、东皋等地,自号“东皋子”。这首诗写出了 萧瑟怡静的山野秋景,抒发了作者惆怅、孤寂的情怀。从诗中可看出,王绩虽是弃官隐居,其隐居生活并不是想象的那样好,整天无所事事、百无聊赖的日子也难熬!

王绩出身官宦世家,历经改朝换代,现实与自身要求相佐,无意为官,为政挑挑捡捡,业绩平平。但其诗歌奠定了唐诗的基础,在我国诗歌史上具有极其重要的地位,被后世公认为是五言律诗的奠基人。《野望》这首诗是王绩的代表作,也是现存唐诗中最早的一首格律完整的五言律诗。

《野望》这首诗。首联通过对人物动作和心理描写来抒发感情:作者于傍晚时分,本应回家了,他却望着远方若有所思,久久不回;作者本来归隐于东皋,岂无栖息之地?他却徘徊不定,如无定所一样,不知该归依何方,说明作者的生活并不如意,流露出归隐中孤独抑郁的心情。

颔联、颈联写在夕阳余晖中秋山秋色的景象,以及对牧归的动态描写,体现出了千重暮色虽美,却将在“返”和“归”中趋于宁静,宁静的暮色将显得有些萧瑟。“返”和“归”让静美的画面增加了灵动感,同时在人们都在“返”和“归”时,更加加深了作者不知该归依何方那彷徨的心情。

作者写尾联借典抒情,做到了首尾相顾、情景交融。王绩虽心甘情愿弃官隐居,身在田园之景,见到了人们田园牧歌式的生活,但自己却不能像陶渊明那样从田园中找到慰藉,可说作者在现实中是孤独无依的,唯有追怀古代隐士,和伯夷、叔齐那样的人交朋友了。

王绩自愿弃官隐居,本以为避世怡情、对酒当歌、把酒问月,就是自己所追求的理想生活。然而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在封建社会制度的现实中,只是文人墨客的梦中之景罢了!作者在当时经历朝代更迭,不愿前朝为官,他于唐武德八年(625),待诏门下省,本应为大唐尽力,铺就好的人生。

作者为官期间本可以施展才华,好好表现,他却总觉得不满意,嫌俸禄低而且寂寞,同时嗜酒如命,后无人供应好酒,于是弃官还乡。他喝酒倒是逢邀必往,写下了众多与酒相关的诗篇!可令他想不到的是归隐生活更加百无聊赖,他更想不到后来还会因诗歌的成就而名留千古!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