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深女间谍塔玛拉·涅狄克萨:有人曾在国外向我表白爱情

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sputniknews报道,2020年1月——俄罗斯对外情报局局长谢尔盖·纳雷什金首次公开了7个驻外“深潜”间谍的名字,他们为保卫俄罗斯利益和确保国家安全做出了贡献。其中有——俄罗斯英雄、退役少将维塔利·维亚切斯拉沃维奇·涅狄克萨(1946-2011),以及退役上校塔玛拉·伊万诺夫娜·涅狄克萨(1949年生)。

涅狄克萨夫妇1978年——1998年间曾在冒着生命危险的条件下在拉美活动,这里具有强硬的行政-警察制度。在国外期间,这对“深潜”间谍夫妻生育了一对儿女。按照俄罗斯对外情报局的消息,塔玛拉·涅狄克萨“在极大的负荷下工作,在解决作战任务时有意识地迎着合理风险而上,在特殊条件下为丈夫在情报活动中提供了有力的帮助”。

塔玛拉·涅狄克萨日前接受了俄罗斯卫星通讯社和广播电台的采访,介绍了在驻外“深潜”间谍家庭中妻子对丈夫的帮助具体体现在哪里。

情报界专家很早前就知道,女间谍不是偶然的职业,女性在这项事业上非但不逊于男性,有时还给他们以显著优势。

“妻子应该在“深潜”间谍活动的所有问题上能力高超。如果不是这样,那么她最好不要前往驻外,因为只会为丈夫增加不便。一对夫妻就是个工作单元,但这个工作单元的领导应该是丈夫。比如,我丈夫说,‘需要这么做,这么做’。我就会说,‘我想,需要这么做’。他回答说:‘知道吗,你是对的’;或者说:‘不,我们仍然应该这么做’。他的话就是最终决定”,——塔玛拉·涅狄克萨介绍说。

驻外“深潜”间谍家庭中的妻子不得不承担起生育和教养孩子们的责任,这意味着,她应该身强力壮。

“此外,间谍之妻应该精通与总部的通讯联络手段。即便这项工作交由丈夫负责,但妻子仍然应该精通——要知道丈夫有时兴许会忙,但无论如何却不能失联。还有个大问题——安全问题。间谍之妻认真对待这个问题。首先是家中安全。间谍夫妻可能家中会有女佣——比如,清洁工或者保姆。但需要确切了解,你的女佣助手是谁。这个问题就落在妻子身上”,——塔玛拉·涅狄克萨解释说。

驻外“深潜”间谍需要定期采取检验措施,确认驻在国的反间谍机构对他不感兴趣。

“通常来说,丈夫非常忙,他没有时间筹划检验路线,因此这部分工作是妻子的责任。此外,妻子应该素来仪表良好。需要考虑驻在国为数众多的驻外“深潜”间谍活动圈。比如,他们生活的家中有看门人,也有邻居。路上有许多商店,所有人都互相认识,会经常相互问候。这就正好需要所有人都了解关于您的一切:我们是什么样的人、生于何处、以何为业、孩子们是什么样的、我们吃什么、收入水平如何。如果人们了解关于你们的一切,那么你们就不会吸引人注意了”,——塔玛拉·涅狄克萨介绍说。

拉丁美洲是公认的热烈气质的综合体,而这种热烈气质有时过分,可能妨碍工作。

“当然,那里曾经高度关注我,甚至发生过有人向我表白爱情的情况。但这一切是否曾经在什么时候耽误过事儿——没有,这种事情从未发生过。需要自己摆正位置”,——塔玛拉·涅狄克萨介绍说。

女间谍柳德米拉·努伊金娜曾经介绍说,当他们与丈夫在国外庆祝俄罗斯节日时,不能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哪怕是从厨房中飘出的非同寻常的香味也不行。

“调制沙拉需用另一种方法。我在国外用其它成分,当然不加任何火腿肠。我们没有伏特加酒,我们在那里从未喝过伏特加酒。我们有香槟酒。同一楼层住着一户人家,似乎来自俄罗斯,但不会说任何俄语。这家的主妇会做红菜汤。有次她端来红菜汤给我们品尝,虽然汤完全是凉的,但我们喜欢。我也做红菜汤,但极少”,——塔玛拉·涅狄克萨介绍说。

涅狄克萨夫妇在国外工作时从未与对方讲过一句俄语,但有天发生了有一件有意思的事情。

“这是在我们刚开始工作的时候,我搬入一户人家。我一生中唯一一次没用西班牙语道晚安,而是用俄语道晚安。但结果没有人注意到。也许需要发生一次这样的事情,但这种事情以后再也没有重复过”,——塔玛拉·涅狄克萨介绍说。

“爱国主义应该是融入骨血的,但我还是想建议姑娘们千方百计发展自己、扩展视野、提高技能。她们应该有多种知识和爱好。间谍尤其必须了解许多事情,否则诸事无成。完善对语言的掌握,但仅止步于此——那作为游客去国外就够了。需要使人们跟您在一起时感觉有意思,届时您才能成功与他们建立起联络。也应该使丈夫与您在一起时感觉有意思,让他以您为傲”,——塔玛拉·涅狄克萨介绍说。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